香港立法会议员为卑劣言行狡辩:只是口音问题

  文 / 观察者网 高雪滢

  12日,在香港立法会新一届议员宣誓入职的仪式上,两名来自香港“本土派”的年轻议员身批写有“HONG KONG IS NOT CHINA”(香港不是中国)的蓝色横幅宣誓,其中一个名叫梁颂恒的人还在宣誓时故意把中国读成“支那”,他们的宣誓因此被判无效。据香港媒体13日报道,梁颂恒在接受采访时说,他不认为“支那”是侮辱中国人,只是口音问题。而“HONG KONG IS NOT CHINA”这句话就像“苹果不是橙”一样,只是陈述事实。

梁颂恒(资料图)
梁颂恒(资料图)

  港媒报道称,在12日的宣誓入职仪式现场,梁颂恒的“同党”游蕙祯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英文全称People's Republic of China,用脏话念成了“People's Re-fu*king of 支那”。

游蕙祯
游蕙祯

  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,二人的宣誓无效,将会在下星期三再度为未完成宣誓的议员进行宣誓。

  梁君彦重申,届时会按法例裁决是否接纳宣誓,宣誓是很庄严和简单的,希望他们全力合作,然后才能正式履行议员的工作。但他也直言,不能预测他们会做什么。

梁颂恒
梁颂恒

  梁颂恒事后接受港媒采访时称,他不认为宣誓时将China 读成“支那”是侮辱中国人 ,“支那”可解读为不同含义,当年孙中山在海外游说时也有说过,现时有南欧人的口音亦是如此。他认为大家应该从一组誓词去看,判断是针对人,国家抑或政权。

  至于宣誓时展示“Hong Kong is not China”披肩一事,他解释说就像“苹果不是橙”一样,只是事实陈述,不知道秘书长陈维安为何质疑他是否理解誓词内容。

现场图
现场图

  梁颂恒表示,他也不能确定自己在下周再次宣誓时是否能正确发出“China”的读音,也不确定是否再用英文宣誓,可能会转用其他语言。

  对于梁颂恒"支那’不是侮辱中国人”的说法,绝大部分内地网友普遍认为这是敢做不敢当的狡辩之词。

评论截图
评论截图

  但也有网友认为,“支那”是“China”的音译,是个中性词。

评论截图
评论截图

  那么,“支那”一词到底有没有侮辱中国人的意思呢?

  据了解,“支那”一词最早是古印度对中国的称呼,在唐宋时已被音译成中文,也作脂那、至那、震旦、振旦、真丹等。

  古印度两大史诗《摩诃婆罗多》和《罗摩衍那》都曾以“cina”来指称中国。后来,西方各国流行的对中国的称谓“China”,实由此演化而来。

《摩诃婆罗多》

  《摩诃婆罗多》

  1713年,日本政治家新井白石作《采览异言》一书,在该书中,他将西方国家关于“China”的读音,标以片假名(),并在左下角附以“支那”两个小号字。此举成为日本地图史上以“支那”标称中国的开端。

  虽然在唐宋时期,“支那”一词已经在中国出现,但此后它主要局限于佛教典籍中,并不曾广泛流行开来。中国人普遍以“支那”一词来称呼本国是从戊戌时期的梁启超等人开始的。而他们显然是受到了日语的直接影响,梁启超还曾使用过一个“支那少年”的笔名。

  1823年,日本著名军国主义分子佐藤信渊著《宇内混同秘策》,书中称中国为“支那”,强调中国懦弱卑下,表达了对中国的轻蔑态度和一种极为疯狂的征服野心。1888年,这本书被大量出版发行,成为日本侵华的舆论工具,日本陆军部还规定此书为全国陆军将士的必读书。

  马关条约签订后,日本全岛开始歧视华人,“支那”一词也成为日本人称谓中国的普遍用语,并从此带上了胜者对于败者的轻侮的情感和心理。

  此后,中国从民间到官方开始了长期的抵制“支那”称呼的行为,但这一问题直到日本二战失败才有了根本解决的可能。

  1946年6月,中国以战胜国的身份派代表团到日本,用“命令”的方式通知日本外务省,今后不许日本再用“支那”一词称中国。同年6月6日和7月3日,日本外部和文部分别向日本各大报刊、出版社和大学,发出避免使用“支那”的正式文件,规定:“今后不必细问根由,一律不得使用该国(指中国)所憎恶之名称”。

评论截图
评论截图